第两百三十四章 暴怒(1/5)

    “砰!”一声巨响,余生的身体落地,稳稳的站在叶伏天身前,地面都像是为之一颤。

    魔神般的羽翼拍打着,余生手中的金色战斧还未消散,冷蔑的扫视着对面东华宗之人。

    只见东华宗强者纷纷走上前去,之前那和余生战斗之人身上的血痕触目惊心,仿佛只要他再慢一点,这斧头便将他一斧斩为两段。

    然而,余生的境界只是四阶法相层次,而东华宗强者,却是六阶法相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有人心颤,随后想起了一人。

    曾随叶伏天一起,在荒古界中,曾让镜山石壁出现四尊王侯像的妖孽人物,他的名字似乎叫,余生。

    能够在荒古界显四尊王侯像,那是最顶级的妖孽才能做到的,但余生却像是没什么存在感般,因为有一个叶伏天,他让镜山石壁黯淡无光,后被草堂收为弟子,因而余生他反而被人忽略了。

    但此刻,诸人似乎才意识到草堂除了叶伏天之外,还有一位名为余生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名为余生的青年,以乱斧险些将东华宗六阶法相之人劈杀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草堂砍柴人,连我都战胜不了,你们也有脸挑战草堂弟子?”余生眼神狂野,扫向对方冰冷道:“挑战便也罢了,战不赢便一起上吗?”

    周围诸人一阵无言,余生自称草堂砍柴人,东华宗的天骄人物,连砍柴的都不如,而且余生之前的斧法,的确根本没有任何章法,分明就像是在砍柴,仿佛余生真的只是在草堂上砍柴而已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战场,疯狂挣扎的顾铭极其的不甘,以强大的意志抵抗着来自叶伏天的琴音压迫,但精神重于要被压垮,闷哼一声,他吐出一口鲜血,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他想要认输,但气势一泄,意志便直接被压垮来,来自琴音中的帝王威压,让他的意志臣服,直接跪了下来,没有喊出认输两个字。

    这一跪,声音虽然不大,诸人的心却为之一颤。

    今日东华宗,可谓丢尽颜面了。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