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大战起(1/4)

    姜太神脚踏源气,负手而立,他的声音在这片天地间回荡,引得无数忌惮而敬畏的目光投射而来,虽说他所说的话语听起来极为的狂妄,但在场的人都知晓,姜太神有着说这种话的本钱。

    而面对着此时气势滔天的姜太神,就算是其他几大巨宗,一时间都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于是,当姜太神话语说出时,这玉璧山外,仿佛都是变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以一人之威,几乎是横压此时,这圣子榜第一人,果真是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不过在场的人,皆是这苍玄天年轻一辈中骄子般的人物,不乏藏龙卧虎之辈,所以很快都是回过神来,一道声音最先响起:“嘿,我卢大蒙靠面子走南闯北这么多年,眼下都没说此话,你又算哪根葱?”

    此话尖锐,一经说出,顿时引起低低的哄笑声,便是将姜太神那营造而出的威压气势,引得微微一滞,而其他各方的圣子,也是开始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姜太神眼神瞬间变得森冷起来,强悍的源气在其周身涌动,锐利的目光如同鹰隼一般扫视,同时其源气蔓延,感应着那说话之人,不过旋即他面色便是微沉,因为那说话者似乎极其的精通敛气之术,竟然连他都是无法追根溯源,将其拎出来,这不由得令得姜太神心中略感恼火。

    看来他倒是有些小觑了苍玄天诸多骄子,他们或许战斗力不及他,可一些旁门左道,也是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他先前先发制人,故意以势压迫,借助着圣宫与他那圣子榜第一的威名,试图先在其他各方圣子心中留下烙印,但这关键时候,有人暗中出声,倒是令得他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从那些渐渐浮动的人心来看,姜太神知晓,他先前的打算有些落空。

    苍玄宗方向,楚青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,他望着其他圣子,叹了一口气,道:“那座玉璧之王,你们舍得让出去吗?”

    “未战而让,愧对我这一口剑。”孔圣怀中抱着一柄斑驳长剑,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李卿婵也是深吸一口气,道:“我苍玄宗,不可不战而退,即便是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