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匠人和宗师(1/6)

    孟川仔细阅读着一本本传记故事,这些有的是大家族为了某位老祖宗立的传记,宣扬自家老祖宗的!有些是真的声名远播,民间自发写的传记故事。甚至最出名的一些神魔,有数十版本的传记故事。也有宗派给神魔主动写的传记。最夸张的有神魔亲自书写的,想要让后辈记得他的事迹。

    “这些传记故事,主要是讲故事,对我修行有用处的,有时候一本就那么几句话。甚至一本传记故事,都没发现有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些故事,有些可信度高,有些可信度低些。也需分类。”

    孟川毕竟是神魔家族子弟,又经过镜湖道院系统的教导,基础很扎实,顶尖刀法都修炼到大成地步,离‘合一境’只差临门一脚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底子……

    更能从传记故事中,去分辨哪些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“练剑不用心,只是剑之奴。练剑用心,方成剑之主。”孟川看到传记故事中北地剑皇指点后辈说过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孟川盯着这句话,思索着:“北地剑皇,指点的后辈也是一位无漏境强者,那位后辈当时剑术至少达到了合一境。平常修炼应该算是用心了。可北地剑皇还说了这么一句话……显然,无漏境强者的剑术,在他看来,修炼依旧不够用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孟川继续看着一本本神魔传记。

    偶尔某位神魔留下的只言片语,甚至某个事迹,便会引起孟川的一些推测。

    在普通人看来只是故事。

    在有心人眼里,却能看到那些神魔们强大的一些原因。

    “一招鲜,吃遍天。杀敌只要一招,只要你练出最强的一招就足够了,练那些乱七八糟的再多又有什么用。”这是一本传记故事中,三千年前一位强大神魔‘魔刀’魏冯和弟子的其中一句谈话。关于魔刀魏冯的传记故事,在东宁府市面上一共找到了十五个版本。

    其中都有“一招鲜,吃遍天,杀敌只要一招,只要练出最强一招就足够了。”类似的话